《论语》解读全套视频讲解

  • 名称:《论语》解读全套视频讲解
  • 分类:国学讲座  
  • 观看人数:加载中
  • 时间:2013/12/5 22:11:59
收藏:
 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后学编集的《论语》,是一部记载孔子言语行事的重要儒家经典。自西汉以来,《论语》所表述的孔子学说,迅速扩展,其影响遍及政治、思想、文化、教育、伦理道德等各个领域,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标识。作者把孔子的一以贯之之道置于先秦人文眷注重心由“命”而“道”转换的枢纽地位,这使本书获得了一个解读和品评《论语》的独特视角。
 
“述而”篇三十八章,皆在于述说孔子的志尚、情趣、仪容、举止。其中二十七章属于“夫子自道”,另十一章则是孔门弟子对先师形迹、神致的片断追忆。
  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”(第六章),这是孔子对自己一生志业的概括,也是对自己所创始的儒家教化终究得以成一家气象的底蕴的道破。“形而上者谓之道”(《易·系辞上》),“道”见之于人心或践履中的人于“道”有所得,谓之“德”。孔子是一位有“形而上”追求的人,不过这种对形而上的“道”的祈致始终显现于切己的“德”的修养,而且,那“道”也绝不就在德性修养者的心灵祈向之外。然而,单就“道”、“德”而论“道”、“德”,孔子的“志于道,据于德”并不能同老子的“尊道而贵德”(《老子》五十一章)真正区别开来,而把二者最后分辨开来的是“依于仁”和“法自然”。“自然”是老子之“道”的导向所在,“仁”是孔子之“道”的导向所在;“法自然”的取向排除了一切人为的价值,“依于仁”却带着人的性情自然的根茨把自然引向一种人所向慕的应然。因此,可以说,孔子和儒家之学所“志”之“道”、所“据”之“德”,毕竟是经由“仁”点化了的“道”、“德”,并且,即使是“游于艺”,孔子和儒家之学的“游于艺”所以有别于另一种旨趣的“游于艺”,也正在于这“游于艺”从一开始就笼罩于所谓“依于仁”。
  孔子没有径直断言人性的善恶,但他所说“仁远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”(第三十章)终是隐含了一种认可,一种对人的天性自然中所可能有的“仁”的端倪的认可。如果人的天性自然中没有这点善根善源,那么“仁”的求取就难免或多或少地指望外铄,而一旦多少有赖于外铄,那“欲仁”即“仁至”的话就很难说起了。其实,这里即使不去援引孟子所说“侧隐之心,仁之端也”(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)以抉发“欲仁”而“仁至”的意趣,孔子对“仁”的端倪内在于人的默认,也可以从他所谓“为仁由己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得到印证。
 
《论语》作为一部涉及人类生活诸多方面的儒家经典著作,许多篇章谈到做人的问题,这对当代人具有借鉴意义。
正直
其一,做人要正直磊落。孔子认为:“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幸而免。”(《雍也》)在孔子看来,一个人要正直,只有正直才能光明磊落,只有心中坦荡,做事在没有担忧。然而我们的生活中不正直的人也能生存,但那只是靠侥幸而避免了灾祸。按事物发展的逻辑推理,这种靠侥幸避免灾祸的人迟早要跌跟头。
仁德
其二,做人要重视“仁德”。这是孔子在做人问题上强调最多的问题之一。在孔子看来,仁德是做人的根本,是处于第一位的。子曰:“弟子,入则孝,出则悌,谨而信,泛爱众,而亲仁。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”(《学而》)又曰:“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”(《八佾》)这说明只有在仁德的基础上做学问、学礼乐才有意义。孔子还认为,只有仁德的人才能无私地对待别人,才能得到人们的称颂。子曰:“唯仁者能好人,能恶人。”(《里仁》)“齐景公有马千驷,死之日,民无德而称焉。伯夷、叔齐饿死于首阳之下,民到于今称之。”(《季氏》)充分说明仁德的价值和力量。
 
宋代著名学者朱熹对此章评价极高,说它是“入道之门,积德之基”。本章这三句话是人们非常熟悉的。历来的解释都是:学了以后,又时常温习和练习,不也高兴吗等等。三句话,一句一个意思,前后句子也没有什么连贯性。但也有人认为这样解释不符合原义,指出这里的“学”不是指学习,而是指学说或主张;“时”不能解为时常,而是时代或社会的意思,“习”不是温习,而是使用,引申为采用。而且,这三句话不是孤立的,而是前后相互连贯的。这三句的意思是:自己的学说,要是被社会采用了,那就太高兴了;退一步说,要是没有被社会所采用,可是很多朋友赞同我的学说,纷纷到我这里来讨论问题,我也感到快乐;再退一步说,即使社会不采用,人们也不理解我,我也不怨恨,这样做,不也就是君子吗?(见《齐鲁学刊》1986年第6期文)这种解释可以自圆其说,而且也有一定的道理,供读者在理解本章内容时参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