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法师:尊敬的强帝玛国师,尊敬的诸位法师、校长、诸位老师、诸位同学、诸位嘉宾,大家好!
 
  今天,净空有缘接受邀请,来到贵校访问,看到这么多的好同学在一起学习佛法,感到非常的欢喜。趁这个机缘,我也将我的学佛经过给同学们做个简单的报告,这桩事情的缘分很稀有。经典上佛常说「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」,这句话,初听到的时候没有把它放在心上,不以为然。学佛年数久了,体会渐渐深了,才知道这两句话是世尊出自出於肺腑的真言,字字句句都是真实不虚。一个人在六道轮回当中,能够到人道得人身,的确是一桩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六道从哪里来的?不是佛菩萨造的,也不是上帝造的,也不是鬼神造的,是我们自己意念感应出现的。所以,无论在哪一道,在善道,生活比较舒适,恶道就非常的痛苦。这些,佛告诉我们,决定要自己负起百分之百的责任。为什么?於任何人不相干,要自己负责任。
 
  佛陀慈悲,出现在这个世间,《法华经》上说,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在这个世间。这大事是什么?就是永远摆脱六道轮回,这是桩大事情。到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永远脱离轮回?佛经上说得很好,证得四果阿罗汉,你就脱离了。由此可知,证四果不是容易的事情。证果要依靠什么?依靠禅定。四果阿罗汉的禅定是在四禅八定之上,《大佛顶首楞严经》上所说的第九次第定,这超越六道轮回了。往上去有菩萨、有佛陀,那个禅定功夫愈来愈深,智慧愈来愈圆满,才能证到究竟的果报。
 
  这桩事情不容易,现在这个社会,信佛的人愈来愈少了,这在佛教,其他宗教也不例外。前二、三年,我两次访问梵蒂冈,跟教宗见面。代表教宗跟我们交流的陶然主教,我们也是很熟了。陶然主教告诉我,根据他们的调查,得到一个事实的信息,他说全世界信仰宗教的人,这不止一个宗教,说每一个宗教都差不多,信仰宗教的人,人数每年都减少,没有增长的。他们担心,如果这样下去,二十年、三十年之后,这个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就寥寥无几了,这是他们非常忧心之处。我们在前年访问的时候,陶然主教跟我们做了两次交流,一次是三个小时,这有六个小时我们在一起学习、讨论,这是一个主题。当时我向大家报告,几千年前,每个宗教的创始人,他们为什么能够得到大众的爱戴,建立宗教,传承宗教,到现在几千年、几百年而不衰,现在还存在这个世间,为什么?中国古人告诉我们,「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」,这个意思是说,我们遇到困难、遇到障碍、遇到问题了,这些不在外面,问题出在自己本身,叫反求诸己。我们认真的反省、认真的检讨,原因到底出在哪里。
 
  创教的这些诸佛如来,这些天神、神圣、上帝,以及他们的传人,宗教里面称为天使,我们用心去观察,那些人每个都是现在人所说的最伟大的社会教育家。人有迷惑、有烦恼,这些圣哲出现在世间,用真实的智慧来教导我们。我们觉悟了,我们明白了,我们回头了,这才信奉宗教。宗教这个名词,在中国文字里面含的意思非常之好。中国这个宗的意思,有三个意思,第一个是主要的,第二个是重要的,第三个是尊崇的。教也有三个意思,教育、教学、教化。宗教这两个字合起来,在中国文字里的解释,是人类主要的教育、重要的教学、尊崇的教化。这个说法,几乎得到全世界每一个宗教的肯定。
 
  我最近十几年来,接触全世界的宗教,我们提倡世界宗教是一家。宗教教学的核心是什么?就是爱。你看西方的宗教,「神爱世人,上帝爱世人」。伊斯兰教,「真主确实是仁慈的」。佛教,古时候有人问,什么是佛教?法师答覆得很好,佛教是「慈悲为本,方便为门」。慈悲是真爱,佛不说爱,说慈悲,意思很深。因为世间人看到这个爱,里面就生出了情,爱跟情纠缠在一起,这就不是好事了。所以佛法不叫爱,换个名词叫慈悲,慈悲里面没有情的纠缠,慈悲里面完全是智慧。所以,爱跟智慧融成一片,就称之为慈悲,这个意思好。世间宗教说得也不错,神圣的爱就是慈悲。神圣的爱里面没有情,是智,这个要知道,这是自性、真心自然流露出来的。佛教给我们,永离情欲,大小乘经里头都有这句话,永远要离开。但是,佛虽然是这样的教诲,情欲是不容易离开的。特别是六道众生,无量劫来生死轮回,原因是什么?就是情跟欲,没有情跟欲就没有六道轮回。所以我们能把情欲断掉、舍掉,自然就成阿罗汉果,就能够永远脱离六道轮回了。
 
  所以,祖师大德告诉我们,修行能不能成就,关键就是爱,就是慈悲。慈悲里面有情,情是什么?起心动念。我们眼见色、耳闻声,动了念头,这个念头无论是净、无论是染,无论是善、无论是恶,这个都是其次的,总而言之你动念了,我们讲你动情了。这是六道里头众生没有一个不如是,共同的现象,不足以为怪。可是佛教给我们要觉悟。菩萨这个名称,这是梵语,翻成中国的意思,玄奘大师翻的叫觉有情。就是爱,爱里头有情,但是他觉悟、他不迷,这个人叫菩萨。如果是迷而不觉,那就叫凡夫。所以佛法讲得高,讲觉。中国古圣先贤,佛法没传到中国去,古圣先贤也说,爱里面有情,被中国古圣先贤发现了。但是中国人也用了一个字,来救它的过失,用什么?用义,道义的义,正义的义。你看,中国人讲情义,爱里头有情有义,过失就少了。有情、有义、有爱,在中国人称为圣人、贤人、君子。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理论的核心,就以这个。
 
  所以觉是最好,义是其次。现在我们的社会,觉没有了,义也没有了,有什么?有欲望,这个欲可麻烦了。你看,爱、情再跟七情五欲纠缠在一起,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的社会,我们今天的地球。社会混乱了,地球灾变异常,过去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,这么多的灾难。七情是什么?欢喜,喜、怒,瞋恚心,发脾气,喜就是贪爱。离不开佛法讲的三毒烦恼,叫贪瞋痴。喜、怒、哀、乐、爱、恶、欲,全部都是从贪瞋痴里面衍生出来的,贪瞋痴称为三毒烦恼。义可以把贪瞋痴降温,觉可以把贪瞋痴永离。从这个地方我们就能够体会到佛法的殊胜,可是佛法对今天人来讲,有它严重的障碍,这个障碍就是很不容易叫人生起信心。为什么?现在人的心,起心动念全是贪瞋痴慢,它的对象是财色名利。谁能够把财色名利放下?不放下不能入门,放下才能入门。
 
  中国的佛法疏忽了两百年,日本的佛法疏忽了四百年。佛法在中国,两百年前盛极一时。在清朝,康干盛世,中国佛法的兴旺世界第一。几乎也是在那个同时,干康这个时代,日本的佛法也非常兴旺。日本的佛法最兴旺的时候是中国宋代,唐代时候传过去的,宋代的时候是他们的黄金时代。西洋科学传到东方,日本人首先接受,比中国人早两百年。中国接受西方科学是从日本传过去的,也有两百年了。这个时间不是很长,但是也不短,造成对文化上信心的丧失,这是无法估计的损失。所以今天圣学恢复有一定的难度。
 
  我年轻时,也跟年轻人一样,受学校教育的影响,对宗教都认为是迷信,不愿意接触,像我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。我跟佛的因缘,是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哲学,跟一位哲学大师方东美教授学习。老师很慈悲,为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。从西方哲学说起,讲到中国的哲学,最后讲到印度的哲学。由印度哲学,最后一个单元讲到佛经哲学,我从这里入门。当时讲这门课,我向老师请教,我说佛教是宗教,而且是宗教里面的多神教,多神教就意味著是低级宗教,高级宗教只有一个真神,低级宗教神就很多了。这是我们产生很大的误会。我说它怎么会有哲学?老师告诉我,老师完全是从哲学深入经藏的,他说你年轻,你不知道。他说释迦牟尼,他没有说佛,他说释迦牟尼,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,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的最高峰,他说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。我在他这个单元学习之后明白了,把过去错误的概念洗刷得很干净,一心一意想学习。
 
  在这个时候,缘非常的巧妙,今天我想想,这应该是佛菩萨替我安排的。我遇到藏传的一位大德,章嘉大师。我那年二十六岁,大师六十五岁,大我三十九岁,是我祖父辈的人,我们把他当做老爷爷看待。他对我非常爱护,每个星期给我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,每个星期都要到他那里去听他老人家教诲。三年,他老人家往生了。我佛法的基础是在他三年当中,一个星期一堂课里面奠定的。如果没有这个基础,往后,大师圆寂之后,有个老先生,也是祖父辈的老爷爷,介绍我认识李炳南老居士,是台湾的一位佛教大德,他是山东济南人。大战结束之后,他到台湾,在台中建立台中莲社跟慈光图书馆、养老院、育幼院,做了很多慈善事业,虔诚的佛教徒。这个老人有德行、有学问,是个认真修行的人。用现代的话说,他学过禅宗、学过经教、学过密,可以说是通宗通教,显密圆融。我在台中跟他十年,佛学是这样奠定的。
 
  三十三岁剃度,这个剃度是章嘉大师教我的,教我选择,并且要我学释迦牟尼佛。教我第一本看的书《释迦方志》、《释迦谱》,在《大藏经》里面。这两本书,唐朝人的著作,内容是释迦佛一生的事迹,像传记一样。老师告诉我,你要学佛,首先要认识释迦牟尼佛,你对他不认识,你会把路走错了、走远了,现在人讲走弯路。我们读了之后,才真正体会到,释迦牟尼佛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位社会教育家,而且一生的事业是教学,他一生从事於教学。三十岁开悟,开悟之后就在鹿野苑讲阿含,等於说办小学,办普世教育,全人类都应该要学习的,讲阿含十二年。十二年之后接著讲方等,等於办中学,前面从小学提升,后面准备入大乘,承前启后。这是二十年,这是给我们很深很深的体验,怎么样把教育办好。现在的教育,小学六年、中学六年,这十二年,基础是十二年教育。佛陀这个基础教育是二十年,这个根扎得深。佛陀的大学是般若,讲了多久?二十二年。我们现在大学四年,佛教的大学是二十二年。最后办研究班,法华、涅盘,八年。世尊一生在世教学,你看,办小学、中学、大学、研究所,四十九年,效果非常卓著。
 
  十二年阿含认真修学,就有能力证得阿罗汉果,第一个阶段的目标达到了,第一个目标就是永远脱离生死轮回。往上去第二个目标,就是大彻大悟,明心见性,那就是成佛。所以佛在《华严经》上告诉我们,「一切众生本来是佛」。你能不能成佛?肯定能,为什么道理?因为你本来是佛,只要你肯作佛,你一定能成就。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佛的意思是觉,性是自性,换句话说,自性本来是觉悟的,不但觉悟,是圆满的觉悟,这就叫本来成佛。
 
  中国古圣先贤说人性本善,跟世尊说的本来是佛是一个意思。这个善不是善恶的善,这个善是赞叹,赞叹到极处了。也正是《华严经》上佛说了一句话,说「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」,一切众生都有,跟佛同样的智慧、同样的德行、同样的能力、同样的相好,完全没有差别。所以,佛眼睛看一切众生都是佛,我们凡夫眼睛里看佛菩萨也是众生。所见的现象是相同的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?差别在念头。佛完全用真心来看,那个真心,刚才讲了,真心第一德就是爱。真诚的爱心、纯净的爱心、平等的爱心,爱整个宇宙一切众生,没有分别。这是我们的本性,是我们的真心。现在?现在迷了,迷了之后,从真心就变出一个妄心出来。这个妄心在经教里叫做阿赖耶,阿赖耶是妄心。妄心迷,真心觉。
 
  迷了之后,有迷得浅的,有迷得深的,迷得最浅的,菩萨;再深一点的,我们中国人讲的圣贤、君子;最深的大概就是现代的众生,迷得最深。迷到哪里去了?他不知道自己有真性,他认为自私自利是他的真性,贪瞋痴慢是他的真性。他迷的对象,七情五欲,我们把它归纳为四个字,财、色、名、利。那他就苦不堪言了,这一生日子不好过,纵然有富贵,这都是我们亲自见到的,与这些人见过面的。贵,为一个国家领导人,富,拥有千亿财富,他烦恼很重,我们见面聊天,他都讲他的苦处,我相信。告诉我,晚上睡眠没有安眠药不能睡觉,你说这多痛苦。这就是人多欲,佛在经上常常提醒我们,多欲就烦恼多、造业多,将来果报在三途。这是我们不能不知道的。
 
  佛陀的教学,教学的重点就是教我们回头。首先要把爱欲放下,这个东西对我们有大害,没有一桩利益的事情,没有,完全是害,爱欲要断。情义是好的,对於学佛的人来说,情义要有,要去做,不要放在心上,心里头没有。为什么?情义是善,心上要有,出不了六道轮回,他生三善道。欲望是生三恶道,情义生三善道。我们不想住六道,想脱离六道,善恶都要放下。但是恶不能做,善可以做,不要放在心上,这就对了,这叫积功累德。如果放在心上,就变成福报,变成人天福报,这一定要搞清楚、搞明白。断一切恶、修一切善,心要清净、要平等,心里头不能有任何牵挂,这就对了。至少我们要向菩萨看齐,有情有义,但是有觉,不迷,这才能够往上提升。自性就是真如,就是真心,就是法性。在经典里面名词,这一桩事情佛说了几十种不同的名词术语,还可以包括到其他宗教里面讲的生命、永恒、上帝、真主、圣灵,都包括在其中,范围非常的宽广。学佛,对於这些名词术语,要懂得意思,不要执著,这就对了。一有执著就麻烦,不但我们走偏了,而且走邪了。不偏不邪,这叫中道,这叫第一义谛。
 
  从哪里入门?从哪里下手?这一点非常重要。大乘教里,从发菩提心入门。发菩提心之后,第一桩要紧的事情就是持戒,修戒定慧。这是佛道,成佛的道路,成佛的方法,因戒得定,因定开慧。所以佛法是智慧的方法,佛学是智慧的学问,佛道是智慧的大道,它不是迷信,这个我们一定要搞清楚、搞明白。学习经教多少没有关系,关键在哪里?关键在一心专注,为什么?能得定。学多了、学杂了、学乱了,不能得定,那依旧是凡夫,连小乘须陀洹你都得不到,那就很可惜。把佛法当作世间一门学问来研究,这就是今天所讲的佛学,佛学与我们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,很难得到真实的受用。所以我们要学佛,我们不能搞佛学。学佛,释迦牟尼佛是我们的榜样,我们要向他学习,一切跟他学就没错。
 
  比丘的仪式,就是模仿佛陀在世,两千多年来都没有改变,这是佛陀的好学生。但是在地球上,我们现在知道,南北气候不一样。佛出现在热带,三衣一钵就可以了。两千年前,佛法传到中国,中国是有四季,有春夏秋冬,冬天天气很冷,三衣不能够保暖。所以佛教它有个了不起的地方,就是普贤菩萨所说的,恒顺众生,随喜功德,这两句话非常非常了不起。用现在的话说,佛陀重视本土化、现代化,他不守旧,永远在进步、永远在提升,不拘形式,他重视真修。这也是章嘉大师告诉我的,佛法重视实质不重形式,章嘉大师告诉我的。
 
  我在新加坡的时候,在那边住三年,那边宗教活动很兴旺。九个宗教在一起活动,也常常请总统来做贵宾,他也很欢喜出席,所以我们就很熟,很多次的见面,很熟。第一次跟他见面的时候,他没有做总统,他是新加坡驻美国大使,退休下来,准备竞选总统。有一天,也是在一个宗教活动里面,吃饭的时候他跟我坐在一起。他告诉我,他是印度人,他信印度教,他说我最佩服的是佛教,佛教重实质不重形式。我听了寒毛直竖,他怎么会说出这句话来?这句话我一生就听过一次,章嘉大师讲的,他居然说出来跟他同样的话。所以我就想到,这句话应该是古人所说的,不是章嘉大师第一个说的,古大德说的。我们见闻,孤陋寡闻,听得少。所以我听到章嘉大师跟纳丹总统说同样的话,佛法重实质不重形式。所以他非常尊重,很欢喜跟我交流。
 
  这一点是佛法没有障碍,佛法真的是弘范三界,这个三界就是全宇宙,就是因为它重实质不重形式,它跟任何宗教都能够融洽的相处。我们用佛法的四摄法,团结新加坡九个宗教。这也是当年在新加坡,曾士生部长到居士林来作客,吃饭的时候我们在一起。他问我,你是怎样把新加坡九个宗教团结起来?问我用什么方法。因为他们的宗教联谊会已经五十年,每年就开一次会,大家聚会吃一顿饭,平常不相往来,所以五十年有名无实。我到那里去,把他们团结起来了,所有的活动大家都在一起做。佛教活动,像卫塞节,九个宗教都来了,他们有大活动,我们也去参加。政府非常欢喜,有助於社会秩序的安定。所以他问我用什么方法。我说我没有方法,佛有方法。他听到很惊讶,佛有什么方法?我说佛有四摄法。他说哪四摄法?我就告诉他,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,用这四种方法,这四种方法就是佛教里面的公共关系法,佛教里面的交际方法。无论对人、对一切众生往来,你就守这四个原则,一定会做成功。这四个方法可以化解社会的冲突,可以达到世界社会的安定、和谐。
 
  佛法里面的东西多,任何问题遇到佛法都能解决,所以这是一样好东西,我们要认真学习它。学了要会用,用在日常生活当中,用在工作、用在处事待人接物。佛告诉我们一个大原则,一切法皆从真实心中作。所以真诚是第一位,要用真诚心、要用恭敬心、要用欢喜心,处事待人接物无往而不利。我们到斯里兰卡看到了,这个国家是我们没想像到,居然将佛法落实了,它真做到了。像中国唐宋的时代,宋朝时候的日本时代。大家非常认真学习,把佛法变成我们的生活、变成工作、变成处事待人接物的原则。所以,人民身心清净、幸福自在,家庭和谐美满,社会、国家都能够得到稳定、繁荣、兴旺,在成长。推展到全世界,能够带给世界永远的安定和平。
 
  这些是真的,我相信,可是很多人不相信,这是受了科学的影响。科学主张怀疑,要拿证据出来,没有证据他不相信。所以我们过去在汤池小镇做了实验,做成功了。现在,今年澳洲图文巴市,这一次市长率领著全市各个宗教的领导人,参加了巴黎卫塞节的活动,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了三个小时的报告,我听了非常欢喜。他们落实在一个城市,把这个城市打造成世界第一个多元文化和谐示范城市。有一个城市落实了,别的城市就可以来学习,可以来观光、来考察。他能做得到,为什么我们做不到?当然最后的希望,是有一个多元和谐示范的国家。找一个小的国家,能够完全落实到,这个国家是全世界每个国家的好样子。
 
  我上次来访问,跟总统谈起,总统非常欢喜,一口答应,我们斯里兰卡来做。太难得了!希望斯里兰卡将来成为世界上示范的国家。我相信它能做得成功,因为成功最重要的条件,就是人民不追求欲望,知足常乐,这是个根本。斯里兰卡人做到了,虽然不富有,生活得很快乐,生活得很幸福,人民都能受到伦理道德、因果跟佛教的教育,这是全世界其他地方找不到的。我们从这里看到了光明,看到佛光将来会遍照全球。所以这桩事情落实,就是执行的人落实,就是落实在学校,落实在校长,落实在老师,落实在所有的同学。所有同学将来都是全国的好公民,如来的好弟子。我的话就说到此地,谢谢大家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尊敬的师父上人,下面我们这个论坛有很多的问题向您老请教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现场的观众,大家有问题的话,也可以写在纸上,传到台上来。
 
  首先,在昨天的论坛结束之后,我们就看到有从国内来的观众,向您老请教一个问题。他所说的这个问题,就是我们在中央电视台也都看到,有的专家学者和知名的教授在讲解古人的经典。比如说讲到《弟子规》、讲到《三字经》,有的专家和教授就提出来,中国传统文化有很多是有害的,这里边有很多是有糟粕的。尤其提出来,这些东西讲一讲可以,但是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和大众的需求了。对於这些知名的专家、教授在电视台上所讲的,我们社会大众到底该怎么看?尤其是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传统文化。
 
  老法师:这个问题,现在已经很难得了,为什么?他们接受一半,是反对一半,很了不起了。在先前几年他们完全不接受,现在开始接受了,我希望再过两年,他又多接受一些。如果十年、二十年,他全部就接受了。所以要时间,还要榜样。这次总统,现在还在中国访问,回来的时候我会建议他,请他赶紧做,做成一个榜样出来。那些不相信的人到这里一看,完全相信了。他看不到,他不敢相信,这是我们经验过来的。所以我相信,将来他会完全相信。
 
  我头一个例子就是我的老师方东美先生,他学佛是从哲学进去的。所以教我那个时候,我受他三年的影响,他说佛教里头有最高的哲学,世界最高峰的哲学,佛经里面大概是十分之二、三,另外十分之六、七是迷信,那部分我们不学它,我们只学它最高峰的地方。方老师到了晚年,二十年之后,他全部接受了。就怕他不肯深入,他肯深入,慢慢的他智慧增长,他烦恼轻、智慧长,到最后统统看清楚看明白了,晓得是怎么回事情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我们请教师父老人家,现在普通的大众很难找得到没有怀疑的讲解古圣先贤的这些经典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大众该听谁的?专家都在批评,都在怀疑。
 
  老法师:我们要培养一批新的专家,这就是汉学院的使命,要培养一批新的专家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您老刚从巴黎参加联合国会议回来,在巴黎参观了汉学院,那里的专家也是怀疑和批评吗?
 
  老法师:没错,没错,他们完全是用西方做为基础来看东方的东西,所以他们有批评。他们是著重历史的研究,这个教的兴衰,谈的是这些东西,是这么多的些资料。但是他们引经据典的时候,那些经典他引出来作证,这经典里面真正东西他没有深入。如果深入,你譬如说我们讲到佛法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环境,可以帮助我们的企业,甚至於帮助我们来稳定社会。他听到很惊讶,他说这可能吗?由此可知,他们走的是今天所讲的他们搞的是佛学,不是学佛。学佛才管用,不学佛,搞佛学,不行,那是什么?那是我们的学跟生活脱节了,这个不行。一定要融合在一起,我们要活在佛法里面,才得到佛法真正的利益。你要没有信心,这个不可以。这要慢慢来,丢掉两百年,恢复也要两百年,我们只要香火不断,就会有结果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您老讲到香火不断,现在我们相信,就像世界最知名的,像巴黎汉学院这样的院长、专家学者,那国内的也会问,他们都会请教您老,当我们拿到这些古圣先贤的经典,儒家的、佛家的和道家的,拿在手里,确实理解不了,确实看不懂。请问,信心从何建立?
 
  老法师:建立信心,从佛法里面来说,是从善根、福德、因缘,善根福德因缘不是每个人都有的,过去生中修的。今天听到佛法能生欢喜心的人,就是有善根、有福德的人。真正有这样的人,少数,实在讲,少到什么程度?有个十个、八个,十几二十个就行了。能够有个很好的环境,让他们没有生活的忧虑,一心一意在这里做学问。专攻一门,要走佛的道路,佛是戒定慧。专攻一门的目的是什么?目的是得三昧。得到三昧之后,不要停止,继续努力,他就会开悟,开悟之后这就明白了。惠能大师一个人影响中国禅宗一千年,那就是好例子,释迦牟尼佛一个人影响到全世界。所谓一人兴邦,是做得到的。能够出几个人出来,利用现在这种高科技讲经教学,用网路、用卫星电视。真正有国家领导人能用这个,找到十几二十个老师,用一个频道,像《群书治要》,治要频道,来研究、来学习、来讲解。我相信一年的时间,这个地区、这个世界就会有很大的转变。不做,空讲没有用,没人相信,真正要做到。做到,从一个僧团做到,从一个小的单位做到就行。十个八个人大家在一起生活,真正落实三皈、五戒、十善、六和敬,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我们刚才听到您老慈悲开示,有一个重要的关键点。譬如说,我们知道,有的老专家、老学者一直到九十岁、一百岁,他虽然研究佛学一辈子,他不相信。您老讲到,这是每个人善根福德因缘不同造成的。
 
  老法师:对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大家都知道古圣先贤的经典里有无限的宝藏,都想对它建立信心,差就差在不是学问,而是善根福德因缘不同。
 
  老法师:没错。他跟这些人差别在哪里?佛苦口婆心劝我们放下,他是名闻利养、七情五欲都没有放下。没有放下,研究这些东西就变成世间学术。真正放下,那就叫佛学。他放不下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他放不下。譬如说我们现场有从世界各地赶到此地来聆听您老教诲的,譬如说有那个老阿公、老阿婆,可能认字量也不多。有的大教授、大学者,在他们面前,同样面对佛经,儒释道的经典,他们没有信心,那岂不是说这些人还不如这些阿公阿婆有福报吗?
 
  老法师:没错,这是真的,不是假的,这个事情过去李老师跟我说过很多次。所以老师有慈悲心,有善巧方便。譬如我学佛,我学佛刚才跟诸位报告,从哲学进去的,所以对佛法的经典、论典,经论非常欢喜,为什么?这个东西是学问。对戒律就没放在心上,认为什么?戒律是人的生活规范。佛经上戒律是三千年前,就是二千五百年前印度人的生活规范,我们现在人学它干什么?时代差了二千五百年;地域,那是印度,这是中国,不一样。中国三代之礼都有兴有革,都有改变的,这个佛一成不变,这怎么行?这怎么能学?你看,我这个错误观念就很深,老师不容易把我改变。可是章嘉大师慈悲,我每个星期到他那里去上一堂课,临走他一定送我到大门口。送到门口,在我耳边就说一句话,「戒律很重要」,就说这五个字。每次都跟我说这么一句,我也没在意。
 
  三年之后他老人家圆寂了,政府用国葬的礼来对待他。甘珠活佛带著他的些弟子,在火化炉旁边搭了个帐篷,搭了三个帐篷,我也参加了。我在帐篷住了三天,认真反省,老师,我跟他三年,他教了我些什么。这一认真反省,第一句话就是戒律很重要,他为什么说这个?说了几十遍,一个星期一遍,说了几十遍。所以我才认真去思惟,我想了两个星期,终於明白了。明白什么?世间法跟出世间法,佛法的目的是要出世间的,出世间的这个戒律不能变,一变就出不了世间。世间这些礼乐是可以变的,可以随著地区不同,随著时代不同有兴有革。戒律不能改,戒律一改就出不了六道轮回,就不能证般涅盘。我想到这个,我觉得老师对我慈悲,对我的爱护,所以对老师特别感恩。开始看戒律的书,开始研究戒律,重视这一门了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 
  像我这样不重视戒律的人太多太多了,特别是知识分子。定弘法师,诸位都晓得跟我有十几年了,讲经讲得不错,也说得天花乱坠,对戒律不重视。我想成就他、帮助他,把他送到台湾果清律师那个地方去学五年。这五年什么都不要干,好好学戒律,把根扎好。这是我懂得了戒律的重要,没有戒律就没有三昧,就没有证果,就没有开悟的。所以,戒律是佛法的根源,「戒为无上菩提本」,决定不能疏忽。
 
  将来佛法要兴,要从律学院办起。我没有想到果清,这也是给我们做了个榜样,他跟我渊缘很深厚,我们认识三十多年。大学毕业的时候,他参加台中的内典研究班,那个时候这个班只有八个学生,六个老师,我也是老师之一。没有想到八个学生现在都在,大概六十多岁了,他今年六十六岁。你看三十年专攻一门,他成就了。学太多了不行,学太多了,学杂、学乱了,一样都不能成就。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,读书千遍,其义自见,他怎么见的?千遍心定了,定就是三昧。定久了智慧自然开了,看不懂的地方自然明白。所以那些专家学者,要叫他把那个书念上一千遍,他就开悟了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是一部书吗?
 
  老法师:就是一部书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一部书念一千遍?
 
  老法师:念一千遍他就开悟了,为什么?他定了。他现在为什么不能接受?他心是浮躁的,心浮气躁,他妄念很多,烦恼习气很多,这个我们一定要知道。佛有办法,为什么?一切众生本来是佛,佛有办法教每个人恢复本性,教每个人现在这一生作佛,佛真有办法。这个在教育里头是最究竟、最圆满、最好的方法,无过於佛陀教育,我们要重视。我们能够遇到,这不是三生有幸,无量劫来太幸运了。开经偈上说「百千万劫难遭遇」,彭际清居士讲「无量劫来希有难逢的一天」,我们遇到了。要不珍惜,错过了,那叫真可惜,其他的是假的,这是真的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我们打一个比方,在今天全世界有很多的专家学者、大学问家,也有名望,打个比方,他们去世之后真是堕到三恶道,到了阴曹地府。他们心里也很不甘心,一定想来请教师父,为什么学富五车,名望又很高,出了那么多的书,还不如那个阿公阿婆?他们都往生成佛了,我们怎么成饿鬼了,是什么原因?
 
  老法师:这个原因大概就是章嘉大师看到的,你看学佛,头一步叫你要认识释迦牟尼佛,你要不认识他,你会走弯路。现在很多人学佛的人没有从认识释迦牟尼佛开始,这一点疏忽了。在现前这个时代里,科学提倡怀疑,圣贤学问不可以怀疑,只有真诚、恭敬,依教奉行,你才能得利益。一怀疑就不能学了,老师也不会教你,老师教你,白费力气,也浪费时间。这是个根本问题,确实是个大问题。所以李老师给我说过,一个好的学生要找个好老师难,可遇不可求;可是好老师希望有好学生能承传他的道,那个比学生找老师更难。就是到哪里找一个百分之百听话的学生,哪里去找?现在年轻人,父母的话都不听,他能听老师的?问题在此地。
 
  传统文化跟佛法疏忽了两百年,关键的问题在哪里?关键问题是丧失自信心,这是真正关键,信心没有了。学的东西杂,学的东西多,他都分散了,不集中。所以,他的知识很渊博,学得很多,讲得头头是道,他做不到。你如果留意观察他的家庭,他父子和不和?他兄弟相处怎么样?你就完全明白了。
 
  我们要有信心,佛菩萨给我们安排的道路,如果不是佛菩萨安排,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环境?不可能。所以汤池的成就是祖宗之德,三宝威神加持,那不是人做得出来的。我们今天学佛这么多年,收获是什么?对佛有绝对的信心,丝毫不怀疑,知道走佛的道路,佛的道路是经典上的指导,就得到佛的加持,就得到佛的照顾,一切其他的都不必顾虑。这是好事,这不是坏事,於自於他有百利而无一害,这就是纯净纯善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我们在此地,这就是一个斯里兰卡的学校,校长也好、老师也好、学生也好,听到这儿大家会请教您老,既然那些专家学者最后都有可能不能成就,我们为什么还要办学校,还要上学?我们到底怎么学才不至於成为他们那样?
 
  老法师:他们这些专家学者没有依照圣贤,没有依照佛菩萨的教诲依教奉行,他没有。所以说他们学的只有,佛法讲的信解行证,他这四个字都没有。他那个信,他是信他自己,他不信佛。所以他的解是他自己的意思,不是佛的意思,「愿解如来真实义」,他不是,没有解佛真实义;他没有行。所以这四个字他都没有。在中国古人的学问,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,充其量他做到这四个,后头笃行他没有。没有笃行,他的东西不见得是真的,因为行检验你所学的是不是真实的,他没有通过这个检验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您说这个信解行证,就是这些大专家学者,其实从第一个信字就出问题了。
 
  老法师:都没有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就错了,就没有。
 
  老法师:对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他所相信的是他自己。
 
  老法师:没错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然后所解的也是自己的经验。
 
  老法师:对,他拿著佛经是他自己意思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那后边的行证就不存在了。
 
  老法师:当然,都没有了。那行证,我们知道有不少专家学者都在三途,包括韩愈,韩愈在饿鬼道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唐朝,唐宋八大家这是。
 
  老法师:对,不错。谈何容易,不简单。晚年虽然是皈依三宝,学佛了,但是没有功夫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没有功夫。
 
  老法师:没有功夫,不行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一辈子都学错了。
 
  老法师:对,没有功夫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我们知道,他当初也是毁谤三宝。
 
  老法师:对,没错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有消息讲他是在饿鬼道。那师父您让我们背古文,他的古文我们还要背吗?
 
  老法师:背,没有关系,背古文没有关系。不念他的,别人的也很多,背古文主要是学文言文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我们接著向您老请教,现在写提问的人非常多。我们看到在学《弟子规》的时候,《弟子规》讲的第一句话就是「弟子规,圣人训」,把这句话摆在最前面。这还是清朝人写的,再古老的,譬如说汉唐之前,尧舜禹汤那个年代,我们看到也都是这个话。就是几千年甚至一万年,万古一系,就是这句话,听圣人的话。我们也看到有的专家学者出书,他书的名字叫什么,怎么评价孔子?叫「去圣」,就是把圣人去掉,「方得真孔子」。说我们看到的孔子都是假的,我们给他戴了很多光环,说他是圣人。很多专家学者不承认,甚至有的国家领袖,一些国家他们也不承认这个世间有圣人。我们也知道西方有哲学家讲上帝死了,人间不存在圣人。我们想请教师父,到底什么是圣?人间有没有可能出现圣人?
 
  老法师:「圣」这个字就是明白的意思,对於宇宙人生真相他明白了,就叫圣。跟「佛」的意思很接近,佛也是这个意思。但是圣这个意思没有讲到究竟彻底圆满,佛的意思比圣深,佛是讲他达到真正究竟圆满,这个就不一样了。都是明了,明白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程度不同。
 
  老法师:对。要是不承认有圣人,那当然就不承认有佛,就不会承认自己是佛。你看佛的教诲头一句话,一切众生本来是佛,那就不承认。不承认的问题怎么?你永远搞六道轮回,坚决的搞六道轮回,永远再出不去了,这个麻烦大了。所以你看中国古圣先贤教人,《三字经》上头一句话,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那个善就是你是圣人,你是贤人,你本来是圣人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本来是个明白人。
 
  老法师:现在迷惑颠倒,清净心被染污了,平等心被波动了。该明白的都不明白了,都迷惑了,这才是问题结症之所在。所以,一切法要从信心上建立,信心没有,什么都不要谈了。老师对待学生,我是个例子,方东美先生把星期天的时间,用两小时的时间来教我,学生就我一个。为什么不让我到学校去听课?他不是省事吗?那也是我自己的愿望。我想这个原因大概就是我对於老师有信心、有恭敬心。但是我那个信心、恭敬心可以打三十分,跟古人比不及格,但是跟现在学生比,那我强很多。现在学校学生对老师大概恭敬心、信心只有三分,我有三十分,多十倍。这要在家里教,不能在学校教。一分钱学费没缴,不容易。所以老师看什么学生可以教?就是真诚、恭敬。不是老师喜欢他对他恭敬,不是的。诚敬是入德之门,他有入门的条件;没有诚敬,他没有入门的条件,你怎么教他都入不了门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我们昨天听到有的人讲,来这儿参观,看到斯里兰卡的小学生,进门之前要先给自己的老师顶礼磕头,下课之后要给老师顶礼磕头。师父,这种方法是不是您所讲的诚敬的表现?
 
  老法师:对。古时候都是这样,这个遗风我们在此地看到,这是应该的。我们小时候上学,那是私塾,八十多年前,父亲带著我去进学校。进门,同学站在两边,当中供的是,那时候没有像,供的牌位,大成至圣孔夫子的神位。先父亲带著我,在前面,我在后面,跟孔子行三跪九叩首的礼。拜完孔夫子之后,父亲请老师上座。同样,父亲在前面,我在后面,对老师行三跪九叩首的礼,这拜师。父亲带著我,你还能不听老师话吗?你还能不恭敬老师吗?所以,尊师重道是这样教出来的,不是口教的,做出来给你看。现在做父母的他不懂这个,所以现在小孩没有学过,他听到这些话都是神话,他不相信。这是真的,我们亲身经历的。所以对於老师还有这分信心、恭敬心,人家肯教。我遇到章嘉大师、遇到李老师,他都愿意教我,没有别的,就是真诚恭敬。没有真诚恭敬,老师同样教你,教不出来,你学不会。
 
  你看我刚才给你举例子,台中的内典研究班,八个学生,只有一个出来,这果清,学生只有他一个出来。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,大概十几二十年不下山,这个要晓得。我这一生就没有这个缘,他遇到好老师,老师圆寂之后,把这个道场就给他了。他在一个山头上,他就能成就,心是定的。我就没有这个缘分,我被人家赶,东面赶、西面赶,到处流浪。这是佛菩萨安排,我来做宣传工作,我知道这些,我来做宣传工作,流浪到联合国也不容易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师父,我们替很多的家长请教您老,大家最关心的一个社会问题。就是现在到学校里去上学,要缴很多的钱,补习班要缴很多的钱,很多的这些老师,名望愈高收费愈高。这些家长有时候就说,我省吃俭用无所谓,只要能把孩子教出来就可以。但是听到您老的这个教导,好像这个钱缴很多也未必管用。那师父,到底该不该缴这个钱?这个孩子该怎么办?他一生很重要。
 
  老法师:如果要问这个问题,孩子能不能教好,是父母的事情,不是老师的事情。中国人教学,这是连二战之前欧洲的学者都知道。我是在澳洲南昆大,南昆大送我一个博士学位,校长请我吃饭,有几个教授陪同,里面有他们的教务长。教务长告诉我,他说二战之前,欧洲有一批学者专家就讨论一个命题,就是世界上四个古文明,三个都没有了,为什么中国还存在?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他们得到一个结论,他说结论可能是中国人重视家庭教育所产生的效果。我听到之后,我说他们这个结论正确,非常正确。确实,中国这个社会几千年承传而不中断,靠什么?全靠家庭教育,全靠家。你看中国人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这个社会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好,就是家齐了。家怎么齐的?家教教好的。所以中国有家道、有家规,《弟子规》是家规,有家学、有家风、有家业,世代承传。每个人都把自己家里子弟都教好了,社会就安定了,没事了。所以中国过去社会里头,最令人羡慕的事业就是做官。
 
  陈大惠老师:是什么?
 
 

课程联系1:
大学资源网客服

课程联系2:
大学资源网客服

课程联系3:
大学资源网客服

服务时间:
8:00-21:00(工作日)